股市中浸淫多年的交易老手,为何在转战汇市后屡屡爆仓?

对于移民加拿大的中国投资者许荣帆而言,外汇市场一度使他心灰意冷萌生退意。但现在,汇市已经荣升为他的第二职业舞台。


许荣帆3年前移民到加拿大。他在国内有7到8年的股市实战经验,收获颇多,到这里买房买车还有盈余。由于时差因素,他渐渐放弃了国内股市。但在工作之余,他却常常有一种失落感,那就是自己对于参与金融市场交易的喜爱已无用武之地。但之后他萌生了踏进汇市的想法。许荣帆在回顾这个初衷时说道:


“大约两年以前,由于私人需求,我先后换了几笔外汇,美元换加元、人民币换美元都有,但发现换汇点差太大,需要支付不菲的换汇成本。如果换汇时,恰好手里的币种贬值严重也没有办法,我就萌生了通过外汇市场来锁定货币价值的念头。”


股市经验无法照搬汇市


于是许荣帆抱着保值的念头进入市场,但不久这个想法就发生了变化。


“市场的波动确实太诱人了,一个5分钟级别的波动都有好几十个点,抓住一个波动假设是30点,那么对于300多元的保证金来说就是接近10%的收益了。这实在让人跃跃欲试。”


他自认为在股市浸淫多年,实战经验已经比较丰富,应该比别人更容易上手。不久保值的念头已经抛在脑后,取而代之的是发财的想法。


一开始他还做得挺顺,赚了几百加元。但噩梦很快就降临了,照搬股市中的一些经验,使他遭遇很大的挫折。在短短的半年间,许荣帆开设的5000加元炒汇账户已经爆仓两个。


“股市的经验是无法照搬到汇市上来的。首先股市中一个很重要的参考依据是成交量,但汇市没有。其次是汇市的波动远比股市复杂。股市中屡试不爽的某些‘必涨形态’,到了汇市中可能半小时1小时还能适用,但时间一长却往往变得面目全非。汇市是24小时开盘的,(在加拿大)白天是北美的市场情绪主导,到晚上成了亚洲盘市场情绪的舞台,而凌晨4、5点钟以后欧洲盘又开始交易,完全是另一番景象。它们的节奏、力度和交易目的都不尽相同。一天来回拉锯200点好几次也是正常的,这在股市中是难以想象的。”


根据股市的“必涨形态”买入的某些货币对,特别是当他反复研究分析后认为胜算极大的,这些仓位在过夜后成为许荣帆亏损的最大根源。


此外是指标适用性的问题。在股市中一些短期背离指标对于判断股价的见顶或见底帮助比较大,但汇市中指标进入超买区或超卖区后却往往可以钝化再钝化,超买(超卖)再超买(超卖),背离再背离,有时候是越背离越钝化上升势头越猛。如果根据股市中对指标的理解到汇市去操作,很有可能卖在一波更强势上升浪的起点。


“原本是想锁定几百上千元的加元贬值风险,但最后却成10倍赔给了市场。可能这就是初学者的必经之路吧。”


痛苦爆仓后总结经验


在经历了爆仓的痛苦之后,许荣帆终于总结出一些经验。首先,在短周期中博差价其实得不偿失。这种做法会大幅增加点差成本和错误概率,频繁做差价会导致投资者减弱甚至丧失对大趋势的判断力,而且这也需要有很充沛的精力,一旦你状态不佳,那么结果肯定不理想。


他认为除了极少数天才般的交易者能以极高的胜率博取超短线差价之外,大多数人还是以中线眼光切入,顺势而为做单为好。


“我从一个每天不交易10多笔就手痒的日内交易者,渐渐过渡到目前一天只操作一两笔,光点差每天就节省几十加元了。目前我进出场的主要依据是1小时图中的K线形态,以及均线流的方向等。更短的周期只是我用来判断趋势持续性的依据而已。总之我用的是不同时间周期的交叉验证方法。”


他举例说,1分钟KD指标超买或超卖的提示往往非常频繁,假如在一轮下跌行情中1分钟KD进入超卖区,然后在超卖区持续钝化,或背离后依然无法促使价格上扬,或者虽然价格反弹,但1分钟KD在中位区或超买区下方多次挣扎而始终无法进入超买区(即最初级的强势特征),同时每一波高点和低点都逐渐下移的话,那么可以大致断定趋势继续向下延续的概率比较高,可以寻找相对高点做空或加码。


“上述的分析框架也适用于更高级别的时间周期,总之是一层层往上递延,时间周期级别越高,出现这种现象,说明空头的趋势越强烈。”


辅之以均线流的方向以及对1小时和更高时间周期的K线形态的判断,许荣帆表示他现在判断趋势持续性和力度的准确性比刚开始时有了成倍的提升。他强调,只有出现了如此众多分析工具共同指向的方向,才是一个相对令人满意的高胜率介入点,回报风险比也会非常高。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